及早給予急救和治療DCI是至關重要!

約翰.立普曼,DAN亞太區執行總裁

 

在潛水事故的管理中,即時和適當的急救治療至關重要。案例1指出,有時延誤是不可避免的。然而,案例2描述了經常發生的事實竟是:本可避免的延誤。

案例1

這潛水員是位體能康強和健康的37歲女性,在舉家前往偏遠的熱帶地區度假的幾個星期前才學會潛水。三天內,她共完成了五次平和的休閑潛水,介于15至29米的深度。之後的早上,她感覺良好而下潛到了22米的深度,短暫的停留一會,才慢慢遊向較淺深度的珊瑚礁。當時沒有暗流,也沒有其他不良的外環境因素,據她說上升的流程也控制得很好。然而,她到達她安全停留減壓的時候她感到在她的胸部和腹部有緊繃和疼痛。她浮現水面後,雙腿和腹部開始有明顯的抽筋現象,依靠其他潛伴的相助才回到了船上。她也開始了視力模糊,背痛,和腹部出現紅疹的症狀。她立即通過單向面罩吸用氧氣,視力模糊和腹部的紅疹消退了,然而,仍是有抽筋,她也無法移動她的雙腿。

到達岸邊之後,立即她被帶到了再壓治療艙,但再壓艙卻暫時停止運作,這再壓艙的容量只能每次治理一位潛水員,並且已有另一位潛水員已在等待要接受治療。

當DAN接到求助電話,已是5小時之後了,她無法移動她的雙腿,吸用氧氣並等待接受治療,從事故發生到此已經過了11小時了,不幸的是,第一次的再壓治療的成效不佳,DAN決定用空運把她送到另一國家更完善等級設施的治療中心(成本是$38,000美元)。在等待空中撤送時,她再作了一次短暫的再壓治療,同樣的沒什麽療效,之後,她再進行了兩次的治療,也沒什麽效果,未能有改善狀況下,她已被遣返回到家中作複診,雙腿仍然是癱瘓。在寫作這篇文時,她的腿是非常緩慢的恢復了一些知覺也能輕微的移動,我們希望(雖然不一定)通過不斷的複健治療,她將會康復。

案例2

這位38歲的潛水員已約有500次的潛水記錄。她在這次的潛水假期中已在6天內作了15次的潛水,使用EAN32的高氧混氣,下潛最大的深度是30米。依據她的潛水電腦的計算顯示,所有完成的下潛都無須減壓。

最後的潛水日,她一邊肩膀和脖子出現了疼痛,她把這歸因于“潛水後的正常疲憊酸痛”又再進行了多兩次的潛水。疼痛增加了,24小時後當她乘飛機回到家中,疼痛轉換爲劇痛。她也報告說她感到暈眩,不適並且平衡感不佳。 4天後,她造訪了一名普通醫生,他建議她到高壓氧專科。又拖延了一天的時間後才打了電話給DAN告之她的狀況,這已經是症狀出現了的5天之後。DAN她引薦到當地的一家再壓治療艙,在檢測時發現她手臂無力,麻木和有刺痛,以及平衡感失調。在經過了10次的再壓治療後她仍殘余有手臂疲乏和刺痛的現象。

它被公認爲減壓症的患者及早得到再壓治療便有痊愈更好的可能性,然而DCI牽涉到神經系統,受傷的輕重程度的影響也很重大。早期氧急救也顯示出減少了所需治療的次數和有時可以減輕所有症狀並使進一步治療不必要。

這些案件突出顯示重要的幾點:

  • 需要盡早辨識出DCI
  • 需要及早提供氧急救
  • 需要及早安排再壓治療
  • 殘余症狀的嚴重性
  • 任何潛水之後有導常症狀便要首先聯系DAN。讓潛水醫生來決定是否是DCI 和建議和/或安排適當的行動方案。

    出國潛水?先要取得DAN的保障

    在國外,潛水意外事故或疾病的救護輸送和治療會是非常昂貴。因此,加入潛水員事故管理專家,潛水人警報網絡(DAN)的會員。

    作為一位潛水員,事前准備好應對突發的的潛水事故/疾病是很重要的。居住在任何地區的DAN會員無論他們在全球任何地點潛水都可以心安,因為DAN每星期七天,每天24小時都在候命隨時給予你協助。